15歲,是個上課就愛趴窗邊看海放空的花蓮小孩,現在卻出乎意料的成為一名法科權威。

20歲,還是考試迫在眉梢才想到買課本狂K的大學生,誰會想到幾年內竟一舉拿下律師考試,況且還是全國第3名?

25歲,投身壓力大、變化快的補教界,天曉得其實他從小羨慕的是有寒暑假可放的學校老師?

看似極端,其實只想隨遇而安;彈性、不設限,是他的人生態度!

作為一位學生景仰的法科名師,如何以不到30歲的年輕姿態贏得許多甚至歲數都比自己高的考生信任?

十年一載,且看袁翟一路的轉變與教學之道。


在花蓮土生土長的孩子,從小接觸好山好水,生活簡單無爭便是一種幸福。

相較於大都市裡的學生從小被課業、才藝追著跑,來自花蓮的袁翟老師,沒有沉重的學習壓力,童年幾乎在玩樂中度過。「我們學校隔著馬路就是一片海,常常課上著上著就不自覺地望向海發呆,」說也奇怪,一邊上課一邊放空,竟然成績也總能保持班上前幾名,但當時的他,沒有多了不起的志向,只想像眼前台上的老師那樣,正常上下班、每年還足足有3個月寒暑假可放。

同是老師,際遇大不同!
直到高中填志願時,因為母親認為男孩子應該有更大發展空間的一番話,本想讀師大的他、轉填法律系,才開啟法學生涯。「我是第一類組學生,科系選擇不外乎文、法、商,既然文科發展性小,而商科我又完全沒興趣,就這樣走上法科這條路!」話中透露出幾許誤打誤撞,但這出乎意料的發展反而將他推上名師之路。

考上東吳大學法律系,初上台北才發現世界有多大,競爭之程度著實讓他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句話。只是眼界瞬間大開,玩心卻絲毫不減,無論是室內或戶外,許多大學生嘗試過的他一樣不曾缺席。「那時候晚上幾乎都在打球或四處跑,半夜再到網咖混到天亮,吃完早餐跑回去倒頭睡,直到下午3、4點才甘願到學校…」荒唐的程度甚至是等到期中考才想到要去買課堂用書回來惡補。

建立專業,從不放棄開始!
就這樣三年過去,直到有一天才忽然驚覺應該收心用功,為自己的未來負責! 「堂堂一位法律系學生,遇到問題竟然沒有辦法運用法學知識來解決問題?」等到大四他才驚覺,大學生涯竟然有大半時間都在荒廢中度過(註:東吳大學法律系,為5年正規課程),偏偏法律系學生的出路又不寬,因此他下定決心要加倍努力,用最短的時間填補過去的空白知識。不僅利用剩餘時間參加已考上台大的學長主所辦的讀書會,也花了兩年時間補習,終於如願以償進入人人稱羨的第一學府台大法研所,隔年更是攻下律師高考全國第3名的亮眼成績。

他很清楚,輸在起跑點不是選擇放棄的藉口,反而應該是督促自己加速前進的動力;過程中可能無法一次即順利抵達理想目標,但在心態上絕對須保持積極正向。因此,他以灌籃高手中的一句經典對白「現在放棄,比賽就結束了!」勉勵所有考生,不幸落榜時,千萬不要想著放棄,而是應該分析自我弱點、找出方法、對症下藥,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老師,很不像老師!
澹泊名利的他,從沒想過踏入補教界,一開始是因學校學長轉介而為保成出版社發行之法律新聞雜誌寫稿,間接才踏入補習班任教。與小時候志願幾乎可說是對立的角色,沒想到袁翟扮起來卻是意外專業出色,逐漸教出興趣與成就。

然而,不同於許多法科老師總是喜歡襯衫筆挺的專業形象,T恤、短褲甚至球鞋才是袁翟老師的個人特色。

與其說是個人招牌,倒不如說「樸質」是他不願割捨的真實本色。對袁翟而言,形象應該是發自內心所散發出來的,而非刻意營造。因此,他通常只有一開課時才會作所謂的正式打扮,甚至還會直接跟學生半開玩笑地挑明自己走「休閒掛」!

「老實說,剛踏入補教界的第一年,也曾想過塑造專業權威形象,不過我發現這實在有點痛苦,畢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質,與其想辦法偽裝自我形象,還不如將時間花費在備課與教學精進!」認真投入教學、正視學生需求,收服課堂下每位求知若渴的眼睛,其中更不乏有年紀大上近一輪的考生,在在證明在教學上自有一套功夫。

穿衣簡單,教學可不簡單!
對他而言,衣服可以輕便,但教學上卻絕不隨便。

除了強化專業實力以作學生後盾外,最重要的利器來自於「和學生站在同一邊」的感同身受。半路才出手的袁翟,無論是法研所或律師高考都非準備一年就輕易取得 入場券,也因此當他從考生轉換為老師角色時,往往能以過往準備考試時所遭遇的經驗或想法與自己的考生做連結,用同理角度作為出發點,延伸出每位考生在各種 準備階段時所最適合的教材、講課手法,並針對不同狀況的學生給予適合的調整建議與心理調適。

「像是,上完一段內容後,我一定會仔細搜索台下每一個同學的 眼睛,從每個眼神表情中去判斷自己的講課內容被吸收多少?是否應該調整?又該如何調整?還有,當學生跑過來問問題時,我永遠不會露出不耐煩或不悅的表情, 因為我懂得提醒自己,再怎麼視為理所當然的問題,對學生而言可能都是最陌生的,永遠都要像第一次講解那樣,重視聽者的感受!」

如果沒有過去自身重考經驗,袁翟老師可能無法如此徹底了解每個考生在不同時期可能遭遇的心理歷程,也可能沒辦法用同樣「準備考試」的心態去悉心照料學生的讀書撞牆期;如此說來,有時候人生在某一階段的挫敗,又何嘗不是一種累積成為下一階段的能量呢?

好奇、探索,是我的「頑童」態度!
事實上,不只個性像個頑童,就連外表也比實際年齡看來年輕許多。

直到現在,都還會因為稚氣外表而鬧不少笑話。「有一次,教室冷氣壞了,我碰巧和課教務人員站在一起,學生就直挺挺地朝著我走過來說:『欸!冷氣壞了!』」不等我作反應,他不加思索地繼續說「每次去櫃檯拿講義,工讀生總會問『麻煩上課證借看一下!』」原來沒上過他課的學生總愛把他誤認為工讀生,而工讀生又常把他當成學生,令人莞爾發笑的情節,不知羨煞多少渴望青春者。

正因為這樣平易近人的特質吸引許多考生親近,而他也喜歡把學生當成朋友看待,用心幫他們發現、解決問題,自然能在輔考上交出一張張漂亮成績單。

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踏入補教業的第一年,曾經遇到一位非常認真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的學生,在 了解狀況後,他總是不厭其煩地指導,而學生也非常受教的一天天進步,才經過一、二年時間,就從落榜生升等為「考什麼、上什麼」的奇才。對袁翟而言,這種親 眼看見學生快速進步的實質肯定與成就感,莫過於教書過程中最感動的一刻!

笑稱自己是「救火隊」,有別於其他老師多半深耕一至兩科專業科目,袁翟的獨門暗器則是「只要不出 脫法科範圍、什麼都能教」,雖然在寫講義、備課上需要花費好幾倍心力,但在準備過程中等於自己又上了好幾課,不僅從學習中教學相長,也能讓不同法科的內容 融會貫通。在解惑上,針對同時要讀很多法科的學生,就能更快速地幫助他們。

一路以來,用不設防的開放態度去面對各種環境,也許從別人眼光看來似乎少了那麼一點原則,但其實「柔軟身段」反而為他開拓了更寬廣、多元的機會。當然,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雖然抱持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豁然態度,但他深知,如果過程中不努力準備,那麼橋是不會有直的那一天!

赤子之情,愛公仔、球鞋成癮
那麼,離開講台,私下的袁翟又是何種面貌呢?

形容自己像個長不大的孩子,童心未泯的表現在物品蒐集上尤其明顯!「愛花錢,算不算是一種興趣?」袁翟像是忍不住抱怨自己的興趣非常砸錢。

蒐集公仔,原以為是因為童年無法獲得的補償心態,沒想到其實父母對小袁翟十分疼愛,在花 蓮學校身為前三名常勝軍的他,擁有超多自己挑選的玩具,但小時候不懂愛惜多半都支離破碎、毀損不堪;現在,他打算靠著自己的能力,回頭一一補齊,不只是為 了找回小時候那份單純的美好,也算是回味父母親對他愛的一種延續。

除此之外,就像女人愛包成痴,袁翟迷戀球鞋簡直到了成癮的地步。

「我們家的沙發不是用來給人坐的!」家中超過30雙球鞋,房間內有一半的空間都被佔據,尤其寶貝的鞋更是直接排排「躺」上沙發,而平常上課的幾雙鞋子因容易沾染粉筆灰,則被他「發配」門邊;原來,在袁翟家中球鞋還分階級的!

誇張的行徑還不只如此,他每天的一身打扮都是從鞋子開始,選定鞋子後才開始往上延伸要搭配什麼褲型、衣款與配件。

由此看來,平日謙稱自己十分隨和的袁翟,碰上心愛球鞋,可就一點也不隨性了!

採訪後記
初見袁翟,由老師熱情的打招呼拉近彼此距離!大笑也瞇不起來的圓眼、大大揚起又帶點稚顏的笑容、熱情的大揮手姿勢,不管怎麼瞧都不太能把他和「律師」、「法科名師」作直接聯想。然而,話峰一轉,談到教學要訣 與法學領域,自信流暢而專業的態度真是辯才無礙的法界人士,使我深深地由衷佩服。最後,採訪結束的話家常,卻又讓我發現,早將法律讀成精的他其實很不喜歡老是將「法」搬出來賣弄,『如果能以情感面就解決問題,才是最圓融的!』我不禁在心中暗自擊掌,原來,同時將「稚氣」與「成熟」演繹到天衣無縫,才是他最 迷人的處世之道!


更多本期單元推薦
【哈燒話題】Cheers調查2013新世代工作觀


【深入報導】全台首位全盲女博士-賴淑蘭
【考取學員推薦書單】地方特考 考取學員推薦書單
【最新法規】全國法規最新消息一覽表




    國考便利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